绿雨润3

韦钰:孩子大脑开发不能靠早教班

韦钰:孩子大脑开发不能靠早教班
 来源:中国青年报

韦钰:孩子大脑开发不能靠早教班 - 陆泉润 - 润墨斋

 

家长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希望,要真正“把你的孩子放在你的心上”

  儿童节马上到了,中国家长最重视的是孩子的智力开发和习惯养成。为此,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儿童教育家,曾任教育部副部长、中国科协副主席和东南大学校长的韦钰院士。

  我为什么批评早教

  记者:现在社会上早教班盛行,提出“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对这种现象批评也很多,您认为我们国家现在在儿童早教问题上存在的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

  韦钰:早教班多是利益驱使,早教革命是违背教育幼儿发展规律的“革命”,我以前就批评过一个所谓的“早教之父”。真正的科学,每一个研究,一个问题,几百篇文章才能证明。

  现在幼儿园教语文数学,这不对。幼儿园威胁家长,说你不学到了小学跟不上。我孙子不聪明,幼儿园什么都没学,到四年级不还是跟上了吗?

  科学研究证明,孩子5岁以前没有情景记忆,到6岁才记得住,你叫他死记硬背没有用,他会忘掉的。6岁前学知识是在给孩子增加压力。小孩子早期学习不是靠记忆,而是环境。如果爸爸讲英文,妈妈讲中文,他很快就会讲中文英文。他的学习方式是模仿和观察,通过讲话、和别人的语言交流进行学习。

  美国著名的儿童语言发展专家、华盛顿大学Patricia Kuhl教授做过一个实验,小孩子学习语言,非有人教不可,机器、复读机是没有用的。还有对于电子阅读的建议。早期教育必须跟孩子互动,必须交流起来,比如小孩看电视,喜欢看广告,因为它简单,孩子没有对复杂信息的整合能力。

  我提出过早期教育的八个要点。一,营养、食品和环境的安全;二,稳固、安全的依恋关系;三,需要温暖、稳定、积极互动的教养者;四,良好、互动的语言环境(听话、懂话和说话);五,丰富、积极的学习环境(模仿和探究);六,避免早期的忽视和伤害(防止处于长期慢性应激状态);七,增加与同伴的社会性交流;八,早期异常发展的发现、诊断和矫正。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个美国也认同,环境要好,起点要高,要让孩子有个稳定的养育环境,要不断交流。家长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希望,要真正“把你的孩子放在你的心上”。家长没有其他利益,就希望孩子有一个正确的、幸福的成长道路。专家不是,专家也许回去教自己小孩会用这套,但他一定要守住这个阵地,他反对这个东西。教育改革最大的阻力是专家。每出一个变化,原来领域的专家就是最大的阻碍。

  早教要着重培养“社会情绪能力” 家长现在耐心可缓解青春期叛逆

  记者:智力能开发吗?智力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培养的?

  韦钰:所谓“开发智能”说法并不科学。智能有多种,对人的智能的多元化,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发生了曲解,一个是我们中国,一个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认为土著人只有音乐和体育才能。中国现在流行,每个人都有多元智能,什么都可以好,唱歌跳舞都发展。其实人一生中一定有一件事情他做起来最省力,学得最快,你要让他能发现这个,以后一辈子都做这个事,他会幸福有兴趣。

  人有智能的基因,小孩的学习能力不完全是与生俱来的,但也不完全由后天的训练形成,而是由先天基因给出了某些能力和许多能力发展的框架,需要后天的经验来启动和发展。搞音乐的,生在音乐家庭,成为音乐家可能性大,但也不是每个音乐家的孩子都是音乐家。任何结果都是基因和环境不断作用造成的。但也有先天因素。十万个人里有两个脑子有特殊结构,但有时是病态的。

  记者:您所说的早期教育学习进展序列是什么样的?社会情绪能力主要指的是什么?社会情绪能力在儿童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儿童的执行功能指的是什么?执行功能在儿童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韦钰:早期教育学习进展序列是语言的学习、社会情绪能力和执行功能。早期教育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培养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这些能力基础都是早年形成的,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只能通过社会实践活动来培养。研究表明,儿童时期具有的情绪能力,而不是他们的情商,是他们以后生活中能否成功的最好预示。东南大学儿童发展与学习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重要研究方向之一,就是研究儿童社会情绪能力的发展、评测和培养,这是我们的特色,而且我们将儿童社会情绪能力的培养与探究式科学教育结合了起来,这在国际上也是领先的。

  家长通过情感教育,与孩子建立安全的依赖关系,温暖稳定积极互动的家庭关系。孩子会模仿,你这个时候怎么对他,他就怎么对人,他依靠模仿形成一种自我反应的机制。马加爵要是控制住了就不会犯罪。控制不住、快速反应、无意识反应就是早期教育时形成的。家长不能给他太大的压力,我们不主张在孩子面前吵架,也不要跟孩子说家庭的困难,这个对他有影响。

  比如有个人家的孩子,喜欢搭好积木然后“哗”一下全部推倒。这就不好,没有控制能力,胡乱发泄情绪。你要教他,先放一个,再放第二个,耐心教他,只有家长才有这个心。你这样教育他,在青春期就不会有问题。早期和家长的关系如果稳固,相信你,青春期的叛逆就会有所减少,这叫做依恋。孩子要把你当做最亲近的人,他就会跟你倾诉。

  执行功能也很重要,训练控制能力,儿童早期是执行功能发展的重要阶段,不能任性。包括社会情境能力里也有控制能力,要认识到自己的情绪,并去控制他。我们实验室在儿童执行功能的研究、评测和干预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2007年,东南大学联合了几个部门,包括全国政协、教育部、卫生部、全国妇联等单位,请了两位非常有名的研究儿童早期发展的外国专家在全国政协和中国工程院作了报告,当时负责翻译的是文化部的一位驻外人员,她听完就哭了,她发现专家讲的这些对她来说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小孩那个时候的逆反,就是因为之前教育方法不对造成的。对自己孩子来不及正确教育了,很难过。

  会议期间我把这两位专家带到一位领导那里,他们说了很深刻的话,“你们再不修改儿童早期发展政策,将来会后患无穷”。我们用全国政协向国务院办公厅行文的方式,建议修改相关的教育政策,很快得到了领导的批示。

  脑科学研究结果证明 把正确的概念变成直觉教育效果最好

  记者:现在很多家长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让他们学习英语,您认为是否有这个必要?为什么?

  韦钰:全民都是英文教育,这个政策不知是怎么定下来的?1981年,罗杰·斯佩里教授的左右脑理论获得了诺贝尔奖,说14岁之前学第二门语言可以成为母语,于是我们国家就规定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英语。实际上,人有不同的记忆系统,14岁以前学是有很多好处,但是现在美国做实验,第二语言的学习每天不能少于150分钟,才有可能达到母语水平,而且还不确定。总的来说,早期学习不是靠记忆,是靠环境。如果是爸爸讲英文,妈妈讲中文,孩子掌握双语就很快,就是需要一个环境。我让自己孙子小学时根本不学英文。现在他托福考一百零几,5个美国学校给了他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开心得很,小时候一直在玩,阳光得不得了,小时候就没学过英文,我就给他教了一下发音。他根本不去上英文课,英文课给老师赶出教室,到外头去玩。

  记者:您相信“勤能补拙”吗?换言之,在人的成长过程中智商和努力各占多大份量?

  韦钰:说勤能补拙,勤奋要看到哪个层次,积累是可以的,要突破,勤奋总是需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方法。方法不对光勤奋没用。现在我们搞的素质教育,就是要改变应试的教育方法,教给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

  中国的应试教育最大问题就是基本教育方法都不知道。第一,脑科学揭示,比如好的棋手,脑子里有棋谱,下的时候无意识的,脑子里已经建构了概念和模型,所以我们要让孩子也在脑海中建立这样的东西。杨振宁讲了,这些概念变成直觉就对,我们才花大工夫,把这些大科学划时代的概念教进去,让这些最基本的概念,都变成孩子的直觉。我们实验室做了一项很好的研究,用脑电的方法可以来鉴别科学概念是否真正的掌握。

  棋手碰到好老师,就能学好。坏老师,棋谱都不对,怎么下?刘翔,他天赋好,但要碰到一个坏老师,基本动作教不对,肯定成绩上不去,教练很重要。教育方法要对,还要有兴趣,最后突然爆出来思想的时候,得高度集中。专家看文章,一眼就能看出来问题,因为脑子里有模型。所以要教学生,意识里就要有这个结构。(记者 李润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