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雨润3

全球10大最壮观的树木

全球10大最壮观的树木

 引用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王子殿下 - whxcg310 的博客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1.最粗最能储水的猴面包树。在非洲干旱的热带草原上,生长着一种形状奇特的大树———猴面包树。它不但是动物们的食物来源,而且还是世界上最粗的药用树。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猴面包树以树干粗、能储水而闻名,那么究竟能到什么程度呢?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我们来看最大的一颗,高30米,直径11米,储水120000升。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我们来看最大的一颗,高30米,直径11米,储水120000升。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此外,正因为其树干粗大,善加利用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2.最长寿的树。下面我们要说的是,世界上最早由人类亲手栽种的树,那是在公元前288年,看看其现在的样子吧,略显苍老那是自然,有谁能比它长寿呢。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我们刚才给大家介绍了人工栽种的最古老的树,下面说自然生长的,其寿命达到了5000。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这是生长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狐尾松,然而不幸的是,科学家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它,仅次于它的还有寿命4,838年,超过5000岁的记录尚需时日。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3.最神圣的菩提。说到菩提树,就不能扯开其与佛教的联系,在印度、斯里兰卡、缅甸各地的丛林寺庙中,普遍栽植菩提树,它在《梵书》中称为“觉树”,被虔诚的佛教徒视为圣树,万分敬仰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传说佛祖释迦牟尼是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佛)的,从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出,菩提树的根很像是蛇,将其下的建筑覆盖、荫蔽。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4.最茂盛的树。与前面说到的与教堂合二为一的奇树不同,这棵茂密的大树让旁边的教堂黯然失色,显得很渺小。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当地人称之为“神树”,不仅由于它异常宏伟,还源于其树干上长有奇形怪状的树节,很像动物的头。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5.同根同祖的白杨。白杨其实是很普通的一种树,不太讲究生存条件,换句话说生命力相当顽强。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下面要说的这一堆白杨,组成了一片树林,却是同根同祖。在地下,它们的根紧紧的连接在一起。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不知道什么时候其来到了美国的犹他州,据估计要在至少80,000年以前,从最初的一颗小树苗,发展到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总共47000多棵,占地650亩,总重量超过6600吨。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6.与教堂合体。这个教堂看上去小了点、简陋了点、古老了点。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没错,它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了。让人不解的是,任凭树木生长,这个教堂岿然不动,看来2者已经成为了紧密的结合体。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7.树下修路。如果一颗树的直径能够一条小路的宽度,就会有这样的效果。这是棵红杉,其高度达315英尺,约96米,下面的“桥洞”的尺寸为:宽6英尺,高9英尺。当然了,最高的红杉肯定不是它,而是下面这棵,高达379英尺(155.6米),这个是2006年的测量结果。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8.其体积达到了1,486立方米,重6000吨,年龄2200年以上,汗

 

9.天然马戏团:马戏团也有天然造就的么?当然,要相信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我们下面就来看一组形状奇特的树木,给杂技演员作为道具一点都不过分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除了上面的蜂窝和梯子外,如果说树长腿也不要不相信,下面就给您看看分别长了2条腿和4条腿的家伙。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10.孤独的悬崖守卫者。在蒙特里,美国加利福尼亚西部一城市,位于旧金山南部,太平洋的一个小入海口蒙特里海湾的沿岸上,一颗柏树已经傲然守候了百年。

全球10大最壯觀的樹木 - 禅牌苑 - 禅牌苑

历经风吹浪打,让人感慨其生命的耐受力有多强

网摘

评论